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咨詢報告

雙碳背景下全球可再生能源領域發展機遇展望

走出去導航網發布時間:2022-10-17 13:54:55

“十四五”時期是推動能源綠色低碳轉型、落實我國雙碳目標的關鍵時期,我國可再生能源將進入高質量躍升發展的新階段。同時,世界各國紛紛出臺政策措施推動能源綠色低碳轉型。在此背景下,提升我國境外可再生能源項目質量和效益,全方位推動可再生能源國際合作高質量發展尤為重要,也是踐行我國應對氣候變化自主貢獻承諾的主導力量。

全球可再生能源發展現狀及趨勢

一、推動能源轉型、發展可再生能源已成為全球共識

近年來,應對氣候變化、推動能源轉型已成為國際社會的普遍共識和一致行動,世界各國紛紛制定能源綠色低碳發展戰略,并將發展可再生能源作為應對氣候變化和推動能源轉型的重要抓手。截至2021年11月,全球共有137個國家和地區提出了“零碳”或“碳中和”目標,超過100個國家制定了可再生能源扶持政策,146個國家設定可再生能源電力目標。例如,歐盟委員會承諾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比例達到40%;東盟提出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占比達到35%;美國總統拜登提出5550億美元可再生能源和電動車投資法案;印度總理莫迪承諾2030年可再生能源將滿足印度50%的能源需求,2070年印度將實現零凈碳排放。

二、全球可再生能源市場將繼續保持高速增長態勢

近年來,全球可再生能源規模不斷擴大,年新增裝機從2016年的163GW增長至2021年的306.3GW,在新增電源中的比重從60%左右攀升至80%以上,成為新增電源的主力。在投資方面,過去5年可再生能源年均投資額高達3080億美元,特別是2020年在新冠疫情影響下依然逆勢增長,年投資額超過3200億美元,體現出強大的發展韌性和潛力。據國際能源署預測,未來5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年均新增裝機容量將達305GW,比過去5年增長近58%,其中,光伏發電年新增裝機在2026年有望達到260GW,比2020年增長105%,陸上和海上風電年均新增裝機將分別達75GW和21GW。此外,隨著可再生能源在電力系統的占比逐步提高,儲能、氫能市場也將迎來快速發展。據國際能源署預測,2026年全球儲能裝機將超過270GW,氫電解槽產能將攀升至17GW。

三、技術進步推動可再生能源發電成本持續下降

在光伏領域,隨著材料與制造技術的不斷突破,2020年規?;a的單晶電池平均轉換效率已達22.8%,比2016年提高將近 3%。2020年全球新建光伏發電平準化度電成本( LCOE)已降至0.057美元/kWh,較2010年下降達85%。在風電領域,2020年全球陸上和海上新建風場LCOE已分別降至0.039美元/kWh和0.084美元/ kWh,較2010年下降達56%和48%。隨著異質結等新型電池技術和風機大型化的快速發展,未來光伏、風電等新能源發電LCOE仍將持續下降。

四、可再生能源項目投資主體更加多元,市場競爭日益激烈

與傳統水電、火電等電源項目相比,以風電、光伏發電為代表的新能源項目開發周期較短,行業門檻較低、投資金額較小。近年來殼牌、BP、道達爾能源等國際能源巨頭紛紛高調進軍新能源產業。BP宣布2030年前新能源業務年均投資50億美元,殼牌計劃2021-2025年每年向新能源投資20億—30億美元,道達爾能源提出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達到100GW。此外,歐美等國的養老基金、私募基金等機構也通過收購等方式不斷加大新能源投資,未來新能源投資市場的競爭或將更加激烈。

中國可再生能源發展現狀與趨勢

“十四五 ”期間是推動我國可再生能源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時期。我國可再生能源產業快速、規?;l展,累積和新增裝機規模長期位居世界首位,光伏、風電等技術革新及成本下降步伐不斷加快,產業鏈供應鏈日益完備,部分優勢企業已率先進入國際市場。然而,當前我國在全球可再生能源治理、市場規則、行業標準、技術規范等領域話語權仍然較弱,很多企業在國際市場競爭中處于劣勢, “走出去”進程緩慢,國際市場份額較小,與我國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市場和產業地位不相匹配。

一、投資開發情況

中國企業境外可再生能源投資尚未進入第一梯隊。與國內如火如荼的可再生能源市場投資不同,長期以來中國企業在海外可再生能源市場投資方面進展較慢。以近年來蓬勃發展的越南市場為例,截至2021年10月31日,越南第一輪風電并網投產項目84個,其中中國企業投資數量占比不足10%。在國際化程度方面,2019-2020年,德國萊茵、西班牙伊維爾德羅拉、意大利電力等企業境外收入超過60%,國內同等性質的企業境外收入占比均未超過10%。此外,目前中國企業主要通過購買項目開發權或已投產電站的方式獲取境外能源項目,在對投資企業綜合能力要求較高的純綠地開發和公開競標方面,與國際一流投資商相比仍有較大劣勢。

二、裝備制造“走出去”情況

光伏制造領跑全球。我國光伏行業經過多年發展,產業規模持續擴大,已形成世界最完整、競爭力最強的產業鏈,具有穩定的生產和制造能力。2020年,我國光伏企業多晶硅、硅片、電池片和組件產量的全球占比分別為76%、96%、83%和76%,處于絕對領先地位。

風電制造國際競爭力有待提升。盡管中國風電裝機規模與制造產能均居世界首位,但產品主要供應國內市場,境外市場占比很小。2020年全球除中國外風電新增裝機38. 6GW,我國風機出口量1.19GW,占比僅3.1%,且主要應用于中資企業投資或EPC項目。由于我國風電設備企業“走出去”時間不長,參與項目和業績較少,國際知名度和認可度不高,與GE、維斯塔斯、西門子歌美颯等國際巨頭競爭時劣勢明顯。

三、金融服務

金融機構對境外可再生能源項目支持力度有限。與國際金融機構相比,中資金融機構在境外可再生能源市場的滲透率有待進一步提升,對中國企業的支持潛力可進一步挖掘。目前全球領先的西班牙國際銀行僅2020年就為307個新能源項目完成了116億歐元(約折合835億元人民幣)的融資,其中87%為西班牙以外的國際融資。產品、價格和軟實力等因素導致中資金融機構在與國際同業競爭中處于不利態勢,導致融資金額有限,增加企業開發項目的資金負擔。

可再生能源國際合作展望

當前,百年變局與世紀疫情疊加共振,國際形勢復雜演變,世界能源發展格局也在發生深刻變革。其中,隨著能源轉型的加快推進,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能源治理與博弈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在此背景下,推動我國加強可再生能源合作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一、中國企業積極布局東南亞可再生能源市場

東南亞是“一帶一路”沿線重點合作區域,人口密集,政治穩定,經濟活力強。2019年中國對東盟能源投資占對外能源總投資超過45%,在“一帶一路”沿線各地區中位居第一。

截至2020年,中國在東盟區域投資、建設、供貨的可再生能源項目總裝機超過62GW,其中水電占比較高,新能源項目比例正逐年提升。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的生效進一步拉近中國與域內國家的合作關系,為今后可再生能源項目合作奠定良好基礎。

二、中國企業積極跟蹤中亞可再生能源市場

中亞五國幅員遼闊,可再生能源資源豐富。其中,烏茲別克斯坦近年來經濟發展較好,可再生能源市場發展較快,吸引了大量境外投資者,競爭日趨激烈,光伏項目中標價已低至1.79美分/ kWh。目前中國企業積極跟蹤該區域市場,但投資落地項目很少,仍以EPC承包業務為主。

三、中東北非可再生能源投資競爭白熱化

該區域擁有廣闊的沙漠與戈壁地帶,是建設光伏發電的理想場所。近年來,域內各國出于能源轉型與可持續發展的考慮,大力發展光伏、光熱與綠氫等新能源。目前中東北非地區(MENA)光伏市場的價值約為200億美元。與市場炙手可熱相呼應,競爭亦呈白熱化趨勢,接連打破全球最低電價記錄,中國企業在該區域以EPC承包業務為主,項目規模較大,但由于電價過低和競爭激烈,虧損情況較為普遍。

四、中南美可再生能源資源豐富

特別是巴西、阿根廷、智利、墨西哥等國風光資源稟賦優異。該區域市場政策相對完善,但施工成本和匯率風險較高。目前,中國企業在部分國家可再生能源市場投資建設有所斬獲,正在積極跟蹤布局。撒哈拉以南非洲可再生能源市場仍在起步階段,中國企業聚焦重點國別。

五、非洲風光資源豐富

但受限于政治不穩定、市場需求不足等諸多風險因素,絕大多數非洲國家可再生能源市場發展尚不完善,中國企業主要聚焦在南非等部分重點國別,依托其他項目合作基礎拓展項目總承包業務,總體規模不大。

六、中東歐市場國別差異較大

中東歐地區很多國家作為歐洲的新興經濟體,市場需求相對旺盛,同時波蘭等國煤電退役預期強烈,給可再生能源發展帶來了機遇。然而中東歐國家雖然整體營商環境優越,但工程建設流程復雜,多參考歐盟標準,技術要求較高,且個別國家對華關系緊張。目前中國企業在部分國家有所斬獲,已進入波黑、塞爾維亞等國市場,正在逐步擴大規模。

七、歐美可再生能源市場規模大、標準高

美國及西歐地區可再生能源市場體量較大,市場機制規范、技術標準嚴格、融資成本較低,受政治環境影響,中國企業特別是央國企進入該市場存在挑戰,目前央企在該區域業務主要為收購已投產項目,綠地開發和EPC承包業務較少。

推動可再生能源國際合作的建議

以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努力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為目標,以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為指導,以全球發展倡議和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為依托,全面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和新發展理念,堅定不移推動我國可再生能源產業 “走出去 ”,通盤謀劃、協調推進、步步為營、久久為功,充分發揮全產業鏈資源優勢和投資開發的引領帶動作用,多措并舉、多管齊下,不斷提高企業國際競爭力,全面提升境外可再生能源項目質量和效益,全方位推動可再生能源國際合作走深走實,實現高質量發展。

一是堅持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實現政策和市場雙輪驅動。在政府層面,建立健全政策指引體系,優化政府服務流程,發揮政府間合作機制和平臺作用,強調合作規劃的引領作用,為“走出去 ”營造良好環境與有利條件。企業層面,堅持市場化原則和企業市場主體地位,引導企業堅定信心,穩步實施國際化戰略,努力培養國際化人才,提高科技創新與風險管控能力,鼓勵和支持企業積極開拓境外市場,在與國際同業的競爭中不斷提升自身實力。

二是堅持資源整合、統籌協調,推動抱團出海和良性競爭。緊緊抓住項目投資開發這個牛鼻子,一方面利用其引領作用帶動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共同出海,另一方面通過集成產業鏈優勢資源提升投資開發企業的國際競爭力。同時,針對重大項目、重點工程等,加強國家層面的統籌協調和利益相關方之間的交流溝通,避免內部無序競爭。

三是堅持差異布局、精準發力,加強風險防范和資源高效利用。一方面,堅持 “危地不往、亂地不去 ”原則,根據不同區域市場的形勢特點,提出 “做大東南亞、做優中東北非、做強中南美和中東歐、做實中亞、做特歐美和非洲”的差異化布局原則,優化資源部署。另一方面,聚焦重點國別,集中優勢資源,推動一批具有示范作用的成果落地,以點帶面逐步打開局面。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天堂无码